IG夺冠与金庸去世:我们都是从上一代人嫌弃的目光里昂起头的
发布时间:2019-07-21 10 来源: 互联网 浏览量:222


90后一代

“今天,汪峰在开演唱会……”



(以上年代划分仅做参考)


其实,就在前几天,朋友圈也有一轮刷屏——金庸老先生离世的时候。只不过,彼时是70、80后的主场。

以“靠金庸吃饭”著称的80后自媒体人六神磊磊在当晚写的纪念文,里面有这样一段话:


那个时候,几乎所有的老师家长都反对读你的书。


在我楼上的三班,几个哥们因为读你的书被发现了,女班主任让他们写检讨,誓死和你一刀两断,然后还得用刀割破手指头,按血手印。


当年挨了刀的卢同学,现在也成了老师。不知道而今他会怎么对学生述说和你的故事。

          

那时候心里总憋着一股气,为你委屈,觉得全世界好像都不理解你,说你不好。


说实话,小巴看到这段话的时候,是有些小小的惊讶,因为这是一段于我而言非常陌生的记忆。

在小巴成长的90年代里,电视节目上已经开始播放各种版本的金庸小说改编的影视剧,整个社会舆论对金庸其人、其作品已经非常欢迎了,因此小巴并不知道,原来金庸小说,还有这样一段被diss的经历。


小巴并不好奇,当年挨了刀的卢同学,会如何向他的学生描述金庸,小巴好奇的是,现在长大成人的卢老师,会如何看待年轻的孩子们狂热于《英雄联盟》的电竞选手呢?

而那些曾经阻碍着六神磊磊们阅读金庸小说的老师们、权威们,年轻时是否也曾偷偷摸摸地学唱过邓丽君的“靡靡之音”?


这就像是历史交错的环:每一代人,都有每一代人的偶像,而这些“偶像”以及偶像所带来的梦想,又往往并不为上一代人所理解或容忍,因为他们身上总是带着一些与上一辈人熟悉、甚至是由他们开创、引领、构建的主流文化体系所格格不入的特质。

但之于下一代的年轻人而言,这却是一个完全属于他们的新世界了。在我们还被全世界否决的时候,我们总是有一种孩子气地执着,期待通过自己的努力,将这份属于他们的东西展现给世界,证明自己自己所爱是值得被爱的。

偶像更多担任的,是一个群体共同记忆的承载和召唤符号,所以有趣的是,当我们回忆起过往,常常会感叹“我年轻时的偶像多好”,而忘记了,最好的其实是那时年轻的我们。


这些IG少年有多么伟大吗?小巴倒并不这么以为。虽然他们很辛苦,每天为了打比赛都在不停练习,但这也是他们的工作,就像小巴也基本保持着每天12小时以上的工作时间。

在小巴看来,他们的意义正在于“普通”。这个时代和以前已经不一样了,这是一个“造星”或者说“个人价值可以得到最大实现”的时代,这也是00后一代所认可的人生观:只要你足够努力、足够拼搏,你可以自由选择你想做的工作、过你想要为之奋斗的生活,即便多么为世人所无法理解。



偶像,就是给人做梦的勇气,和为了这个梦而不懈努力的动力。金庸先生曾给了无数少年一个“侠之大者,为国为民”的江湖梦。

而这些IG少年,不也通过自己的努力,为国争光,也证明了自己生命并不是荒废在电脑前的玩乐,而是可以在国际舞台上为国争光的壮举?

有人评论IG获奖的意义:为什么你会听到年轻人的欢呼?因为这是他们不被理解的少年与现在,在此刻得到了正名。

在这一周的开始,金庸先生去世了,一个时代落幕了,但在这一周的结尾,另一个时代似乎悄然开启。

这是一代人,与一代人梦想的交叠。

 

 

TWO

数据

Billboard的统计显示,流行歌曲变得越来越短了——单曲榜中歌曲的时长中位数从2000年的超过4分6秒下滑至今年的3分31秒,而今年目前的单曲榜上,超过6%的歌曲长度都在2分30秒以下。


《中美日韩网络时代亲子关系的对比研究报告》显示,中国中小学生智能手机拥有率达68.1%,仅次于韩国,45.2%的学生从7~9岁开始触网。   

THREE

图片

柔宇推出全球首款可折叠柔性屏手机,展开时是7.8英寸屏幕的Pad大小。你觉得折叠手机会是智能机的未来吗?

不说了,小巴要去玩手机了。

FOUR

声音



FIVE

视频

金庸生前专访:淡泊名利才能做企业家中的“天下第一”。先生走好。

点击播放视频

本篇作者 Sept 当值编辑 杨帅

主编 | 魏丹荑 | 责编 | 郑媛眉 

《比特币十年流浪记》

《说来惭愧,我工作两年,工资翻了三倍》

长按扫码进入“吴晓波频道”公众号

获取今日所有内容

4年观察,10万人调研,500位新中产详细访谈,关于新中产的消费、投资、职业、价值观特点,尽在5万字的《2018新中产白皮书》中。

点击下图▼立刻购买